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罚2.99亿!你知道郑爽全家以前有多能搞钱吗?

今年4月26日,张恒在微博曝光与郑爽妈妈的聊天记录,其中提到郑爽对《倩女幽魂》1.5亿的片酬不满,与片方交涉要求涨到1.8亿,经讨价还价最终以1.6亿成交。

而且更重要的是,为了逃避限薪令,郑爽签了阴阳合同。阳合同片酬4800万,符合5000万限薪令;“阴合同”1.12亿,以注资款的名义打入爽妈控股的公司。

这部戏郑爽只拍了77天,折算日薪高达208万,而且在拍戏的同时,郑爽还接了综艺节目《女儿们的恋爱》,出场费2,400万

这个猛料爆出立即举国震惊,一部戏就上亿片酬,仅仅一天的工作时长就比普通人辛劳一辈子赚得还多!

智慧的网友们也因此发明了一个新的年收入计量单位—爽,按照张恒说法,郑爽77天就进账1.6亿,平均日收入208万,估算劳逸结合情况下年收入6.4亿,所以1爽=6.4亿

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愣是将各个互联网大厂的年利润逐一换算成多少多少爽。

这个瓜吃了四个月,现在终于落下实锤。经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查明,郑爽因偷税属实而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2.99亿元

当命运之手决定收回一切时,之前有多宠溺,现在就有多冷酷。

目前郑爽已在规定期限内缴清全部税款和滞纳金。

看似难以承受的“致命打击”,但是如果你知道郑爽一家三口以前是多么的“爱钱如命”,为搞钱是如何的不择手段,你一定不会同情他们。

01

不说远的先说近的,就在4月末张恒爆料天价片酬的同时也爆出郑爽惊人的抠门儿。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个身家亿万的明星会舍不得给自己的宠物狗看病,居然打算把生病的小狗装在鞋盒里遗弃,理由是给狗看病要花2000块钱。“都够买一只新狗了”。

更震碎三观的是,这么一个全国知名的女明星贪小便宜到在超市吃东西从来不给钱。

显然郑爽没有蠢到在超市拿起一包东西光明正大走出去不付款,而是暗戳戳在超市内部的监控死角,直接将东西吃光喝净之后再放回原处。

按郑爽自己的话来说,“以前我从来没觉得在超市喝完东西不结账有羞耻”,她甚至觉得那是一种“乐趣”。

占到小便宜的乐趣。

不光超市吃喝东西不付款,以前郑爽还曾ps过一张北京到伦敦的来回机票订单向剧组要报销,连张恒都调侃说P图的痕迹未免太过明显。

也够下作了吧,但这远远不是底线—

2020年5月6日,郑爽的爸爸郑成华发微博称郑爽录节目带回来了很多玩具。

随后便有网友发现郑爽在某鱼的账号“郑爽的杂货铺”将一些玩具挂出售卖。

很快就有人发现小鸟人玩具与综艺《奇妙小森林》中摆放的玩具一模一样,开始怀疑是不是同一个玩具。紧接着,节目中小朋友床上的兔子玩偶和面包玩具等等都在郑爽的账号上被发现。

随后,更有疑似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质疑玩具来源,发文说节目还没拍完不少玩具就不见了踪影。

自己长腿儿跑了不成?

不告而取谓之偷。在没有打招呼的前提下,将正在拍摄的综艺节目中使用的道具拿走卖掉,说出来确实不好听,简直斯文扫地,所以这件事立即引起网友热议。

然后,“苦主”郑爽便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一则澄清声明。

可是,一整篇洋洋洒洒的小作文看下来,除了让人对爽子的“节约意识”印象深刻过目不忘,至于问题的症结所在—节目组究竟知不知道、允不允许她拿走道具这件事还是一本糊涂账。

不过《奇妙小森林》节目组自始至终也没有出面做出过回应。

原因不难揣测,毕竟当时“爽子”正当红,节目组肯定觉得为了区区几件玩具没必要和大明星撕破脸,那毕竟太难看了。

为了充分利用好这个“销售窗口”为自己创收,不光节目组的道具,郑爽还从批发市场批了一大堆廉价饰品,加价卖给粉丝。

甚至连自己参加马拉松穿过的“原味”T恤都前脚脱下后脚就挂在网上,加价卖了几百块。

二手的小鹅项链,郑爽号称原价9000块,如今“腰斩”至4100元出售。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真惊喜也真意外,但如此“慷慨大方”根本不像小爽一贯的风格啊?

后来万能的网友根据标签的条形码去网上搜,发现原价只要4000日元(人民币260块)。

这还不算什么,“专坑粉丝”的郑爽还曾售卖过一双二手靴子,标着原价5600元,以“跳水价”让利出售。

结果以为占到便宜的网友收到货后,发现鞋跟不但有切割痕迹,而且靴子原价只要499元,是仿品,根本不是正品,但当她发起退货却遭到郑爽的拒绝。

后来经多次协商最终才成功退款,这位粉丝从此“粉转路”,发誓再也不追星郑爽,当然更不会做她的“韭菜”。

不过没关系,不管如何价高质次,小爽无论卖什么总会有真爱粉买单支持,天下无小爽卖不出去的东西!

02

张恒恒爆料之前,一档节目曾有位嘉宾在谈及郑爽时,说她是一个被害妄想症很严重的人,极度缺乏安全感,所以把钱看得非常重,还爆出当初某位制片人有一个总预算在2~3亿的影视项目想邀请郑爽,但是郑爽直接开价2~3个亿,把那个制片人吓得落荒而逃。

那位嘉宾还爆料,郑爽在做化妆造型中间休息时就见缝插针做自己公司的财务报表,只要和钱沾边的事一概不假手他人。

明星“亲力亲为”到做财务报表都亲自动手,除了郑爽也没别人了,也真难为她还自学了专业性那么强的东西。

虽然这个爆料真实性无法确证,但是以郑爽一贯的所作所为来看,跟她的风格还是蛮搭调的。

她真的把钱看得重于泰山,无论赚进多少钱都觉得“不够”。

已经进账的钱再要她拿出来,真像是要了她的命。

其实之所以和张恒闹到鱼死网破两败俱伤的地步,也都是因为钱。

金钱,或者具体来说,正是对金钱的欲望和算计让这对男女得以相逢和“相爱”。

所谓的“富二代”,实际上不过中产出身的张恒在有钱有名又有颜的女明星身上押宝,“我用青春赌明天”,而钱几辈子打着滚都花不完还时时刻刻想着把钱省下来的女明星则是想找一个免费打工仔。

两个人都看走了眼。都以为自己投资有道理。

谈片酬,从1.5亿谈到1.6亿,谈游戏权益、做粉丝平台……这些繁杂事务如果组建团队或者交给经纪公司,郑爽需要支付的酬劳肯定是个天价。

但交给张恒来打理,每个月的工资是一块钱人民币。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低的工资了吧,居然还是张恒自己提出来的。两人经济纠纷打官司,判决书里有张微信截图,张恒讨好郑爽说了一句:“2000万,算我借你的,你别不理我。”又说:“我每个月1块钱。”

这2000万,实际上是郑爽出资,结果张恒这么卑微又傻呵呵地一“舔”,2000万在转账给他时标注了借款,他一分钱没拿就平白背上了2000万的巨额债务。

而在这2,000万中,有600多万是花在了郑爽与父母的日用开支和创建郑爽衣服品牌的花销上,另外1,000万买了理财,300多万买了股票。

这些细节在爽爸郑成华之前微博上晒出的民事判决书里讲得一清二楚。

所以也就是说,这2,000万张恒虽然“借”了,但没花在自己身上。但打起官司来,法院是只讲证据不听委屈的,你把钱反过来花在债主身上,是你的个人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判决之后,据说张恒为还债变卖了一套房子。

为你们一家花掉的钱,我也算为自己的感情和无知买了单。”这是他痛定思痛的感悟。

这已经是欺人太甚,但假如你知道凭空让你背上天价巨债的人一天能赚208万,2,000万不过是10天的收入,她用区区10天的收入就能玩死你。而你手里正好握着她的黑料,设身处地为张恒想想,他确实也很难忍住这口气不跟郑爽拼个鱼死网破。

如今,郑爽固然倾家荡产,张恒也因协助偷税被立案调查。枪声响处,的确没有赢家。

郑爽和张恒的两败俱伤,说到底都是一个钱字闹的。而更可悲的是,被这个钱字搞得前途尽毁的郑爽却是一个根本不缺钱的超级大富婆。

这是多么的讽刺。

情歌是这样唱的,我的眼里只有你,而郑爽,她的眼里别说男人,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她的眼里只有钱。

03

郑爽曾经参加过小S主持的一档叫做《花花万物》的综艺节目,节目里有嘉宾学习制作口红的环节,郑爽制作成功之后兴奋异常地表示,最大的收获是由此得知口红的制作成本竟然如此低廉。

她因此大发感慨,羡慕那些“做产品的”,因为觉得他们纯粹是“躺着赚钱”。

一个“钱”字固然是郑爽永恒的兴奋点,同时也是也是她的盲区所在。她不知道自己这番话是多么的无知:且不说做产品投入、开发、销售运营是不是如她所说的那般容易,要论“躺赚”,相信普天之下没几个人敢跟爽妹子比试一下:即便别人能做到“躺赚”,以她郑爽一没专业能力二缺敬业精神单靠一张脸就日赚208万,她岂止是躺赚,简直是在深度睡眠,甚至睡到人事不省的程度都在分分钟赚钱,而且赚的还都是大钱啊!

而且郑爽爱钱已经爱到一种他人望尘莫及的境界—她赚起大钱来固然孜孜不倦,小钱也绝不嫌弃而毫厘必争,甚至为了钱坑起自己粉丝来也面不改色毫不手软。

早年间郑爽“我有一个梦想”:假如一个粉丝给她一块钱,那么就有70多万。一人给100块,她就有7000万,可以立即去买套房,扣完税也足够了。

但这种赤裸裸的“乞讨”计划因被骂“不要脸”而宣告流产,郑爽梦想破灭。

但为了赚钱,郑爽一家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都是无限的,能想出180种不同的点子将粉丝直接薅秃。

比如出书,连像样点的书名都不愿花费力气去想(肯定也舍不得找人代笔),书名就叫《郑爽的书》,一页几行字随便配张郑爽的玉照,薄薄一本书定价69元。

还教人拍照,还是69元一份,如果是会员可“尊享”55元的会员价。

其实不用想就知道,郑爽哪里懂得什么专业拍照知识,不过和书一样又是纯粹圈钱的“注水产品”而已。

反正总会有“真爱粉”买单捧场。

虎父无犬女,女儿为赚钱如此勤奋,老爸郑成华又焉能坐享其成。

他不是明星不会拍戏,但很会开发产品做生意。

开实体生意炸鸡店。

自主研发、生产以郑爽粉丝群为销售主体的“大壳熊”面膜,价格不低,销量不佳,而且差评较多。

郑爽在微博有很多小号,其中最常用的小号是“yeah虚拟小号”。

郑爽用这个账号在微博卖照片、卖歌,还有回答问题。于是重点来了,天下无钱不赚的小爽和爽爸居然联手开发出一项一本万利甚至无本万利的“高科技”项目—付费回答问题。

想知道顶流郑爽回答问题的价格是多少吗,吓死你,单价10000元!而她爸郑成华回答问题单价也有666元。

想知道价格如此之高的问题究竟有何等高深的含金量吗?

她在几天内接连回答了6个问题,再加上其他网友围观的费用,收益达十万元之巨。

女儿如此神勇,爽爸也不甘落后而奋勇答题。

如果说爽爸的这个回答因为涵盖中国因果报应的传统文化精髓而“含金量”较高的话,那么对于以下这个问题,他的回答就“简明扼要”多了。

有网友向他发问郑爽有没有和“前任”张翰、胡彦斌旧情复燃的可能,他只答了6个字,我也不知道啊!666块钱就到手了,折合一个字的单价为111元。

上世纪九十年代是王朔的黄金时代,据说当时他的作品一个字的稿酬为5元人民币,时隔20年,扣除通胀因素,爽爸的字还是比他赚钱多了。

04

看到这里,恐怕很多读者都会感到困惑不解:郑爽究竟经历了什么,以至于让她产生了如此畸形的金钱观?

坊间一直传闻爽爸爽妈十分贪财。比如在爽妈跟张恒的微信聊天记录中,两人不像普通丈母娘跟女婿的闲话日常,而都是平常人想都不敢想的“高层次对话”:爽妈跟张恒抱怨娱乐圈特别不好混,演员5,000万的限薪令纯粹是“国家玩赖”。

拍一部片子就能拿到5000万的天价片酬,居然还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这样利欲熏心的母亲能养出一个淡泊名利的女儿吗?

我反正不相信。

而郑爽以前受访也曾经谈到过一件事情,她说自己小时候妈妈曾经问她想要哪样东西,一个30元一个50元,郑爽喜欢50元的那个,因为看起来要更好一些,可是爽妈却让她拿30元的,理由是“想要更好的就得自己去挣”。

郑爽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知道钱很重要,人活着没钱不行。

其实爽妈那句话并没有什么可指摘之处,而且还比较励志,可惜的是她却带着女儿一路走偏,从小便开始给郑爽灌输一种错误而功利的观念,那就是上班没有前途,只有做明星才有前途,才能赚大钱。

为了达到这个“宏伟目标”,郑爽11岁便背井离乡被他们送往外地求学,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和钻研才艺,内心压抑,精神紧张,性情孤僻,心理畸变。

后来和父亲一起参加节目,当郑成华问她是否还怨恨自己时,郑爽点了点头而没有否认。可见即便已经那么多年过去,她内心的创伤依旧没有痊愈。

也许当年她也曾质疑乃至反抗,但长期洗脑之下,后来就连自己也变得深信不疑,并且开始身体力行。

耳濡目染,日积月累,郑爽就是这样被父母培养成了一个欲壑难填的金钱奴隶。

尽管她成功实现了父母和自己的远大目标,却永远失去了自己,成为了一个被金钱利益操控而灵魂空白的“工具人”。

钱对于她永远都是问题,永远也都不够。即便富有四海,依然觉得自己贫困不堪。

所以即便1.5亿元的天价片酬仍然没法让她满足,想要1.8亿。

郑爽真可怜,她的心始终一贫如洗。

我是仇意,欢迎关注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罚2.99亿!你知道郑爽全家以前有多能搞钱吗?